甘肃11选5开奖历史记录|甘肃11选5

  1. 您所在的位置:
  2. 首頁 > 業務子站 > 維權部 > 維權專題 > 2018年全國兩會建議提案辦理復文公開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3536號建議及辦理復文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建議第3536號

關于改稱“殘疾人”為“友礙者”的建議

  一、問題的提出和簡要的論證

  殘障是人類發展進程中付出的社會代價,身體障礙人士是人類多樣性的具體表現,自有人類社會就有身體障礙人士,殘障永遠與人類如影隨形,相伴而生。人類社會既然無法避免殘障現象的發生,善待殘障就是善待人類自身。

  殘障這個詞語的內涵是指個人經歷在社會中的折射;它并非一成不變的個人狀態,還是不斷演變的社會構成。建議把“殘疾人”改稱為“友礙者”,源于他們不幸與生存障礙為友相伴,但人的善良、尊嚴與權利不會有任何不同,融入社會共享改革發展的獲得感與幸福感是其目的,這是其一;其二,“友礙者”的第二層含義,在于喚起社會“關注或者關心有障礙者”,最終,以其為友的看待這一群體,這也是基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政府承擔起更大的責任與道義之行為。其三,“友礙”與“有愛”諧音,對其這樣的稱呼,也表達了客觀評價這一群體不畏困難,積極向上、擁抱生活的一種態度。突顯的恰是人和人的平等品格。

  二、有關“殘疾人”稱謂演變回顧

  從“殘廢—殘疾—殘障”可見,殘障這個概念走過一個多世紀進程,這個進程還在繼續,將逐步演變為更客觀、更文明、更科學的概念,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對殘疾人的稱呼的變化也體現在社會對殘疾人從排斥到接納再到尊重的發展過程。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年,中國殘聯成立30年。我們看到多年來,越來越多的殘障人士通過自己的努力融入到主流社會之中,殘疾人人越來越受到社會的尊重,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都有極大提高。殘障人士也是我國經濟社會文化發展中重要的人力資源,但是,令人遺憾的是,仍有人用“聾子”、 “啞巴”、 “弱智”、“精神病”等稱呼殘障人,有的影視作品、甚至有些媒體的報道也采用不夠尊重的稱呼。

  自20世紀80年代起,殘廢逐步被殘疾所取代。當下,人們又開始順應一種有關殘障概念的新的進步和發展,質疑殘疾這個稱謂的片面性及其效應的呼聲越來越響。

  殘障即個體差異(殘)+外部障礙。外部障礙包括社會環境和負面態度。殘障是不斷演變的社會構成,無疑是個演變的事物,體現的是一個從強調個人缺陷的絕對性然后施以糾正或補償,到逐步開始客觀全面地思考在社會的框架下功能的局限最終所能呈現的綜合結果,以及這種結果在個人和社會兩方面的體現的過程。

  最先給殘障的社會模式命名的英國專家Michael oliver(米切爾·奧利沃)講過這樣一句經典和發人深省的話:“相關研究的目的不在于把沒腿的變正常……而是營造一種社會環境,使得有沒有腿都是不相關的問題。”我們期待我們生活的環境把殘障和其他類似的現象看作一種常態和人類多樣性的一部分,而不是特殊和瞧不起的現象。

  中國自古就有尊養殘疾人的傳統。《禮記·禮運》中有段描述遠古大同社會的名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第五冊《禮記》,臺北藝文印書館1973年版,第413頁)。這段文字雖然是后世根據前代傳聞所作,帶有理想化色彩,但文句中描述的社會情景卻代有流播,千古傳誦,成為世代國人憧憬追求的美好社會,影響累世不衰。尊養殘疾人的理念也在中國源遠流長。

  三、社會進步推動殘障稱呼的革新與日益文明

  概念的更新,自始至終體現的是時代的進步和訴求,在更高層次挑戰的是人的觀念。從內容上來說,殘障問題成為跨學科、多學科的領域,向長期忽略這個議題的社會各個方面滲透,成為人類研究和實踐的有機組成部分。

  我們通過國際互聯網查詢了一些資料,國際上普遍認為,使用不準確的,過時的,負面的詞匯來描述殘疾人會無形中影響人們對殘疾人的看法,產生難以預料的“看法障礙”(attitudinal barrier),而這種無形的、影響力極大的看法障礙就是殘障人士今天面臨的最大障礙,進而影響其就業、社會生活。所以,要通過使用適當的語言來稱呼殘疾人來消除這種由于不準確的稱呼而產生的看法障礙。

  稱呼之變包含著人類文明的變遷。尊重、保護這一群體,消除歧視,就請從給他們一個沒有歧視意味的稱謂開始。

  值得重點關注合肯定的是,社會發展的進步,推動了西方文化體系已經明確禁止任何形式的歧視(如年齡歧視、種族歧視、性別歧視、職業歧視、物種歧視)。近年來,一些國家和地區正在施行,或者一些專家代表提出殘疾人稱呼已經或者可以改為“障礙人”、“身體不自由者”、“身體障礙者”、“身障人士”、“有不同方式的能力的人”(differently abled)等等,都讓人倍感正能量。盡管稱呼的改變,一時改變不了這一人群的實際身體狀況,但由于它給我們帶來的語感的不同,或許有利于關懷與尊重這一人群的風氣與態度的進一步形成,也未可知。

  結語:在中國,推動殘疾人(指友礙者)事業發展有五支重要力量:友礙者及其親屬;各級殘聯干部、社區殘疾人專干;各級關切友礙者事業發展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不同視角從事友礙者事業研究的專家學者;各類助殘公益組織、NGO組織、志愿者。盡管很多國人包括相當的殘障人士之所以不覺得“殘疾”這樣說有什么不妥(甘肅省社會科學院王旭東研究員曾做過網絡殘疾人QQ群的調研,大概有百余人參與回答,覺得不妥應該改的35%,覺得無所謂的54%,其他11%),是因為他們習慣了現實和語言中的不平等。現代社會文明高度,將進一步促進平等和博愛等現代價值理念進入人們的內心。縱觀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長河,從解決溫飽到追逐智慧的進程貫穿了文明演進的始終,并已經成為社會文明的構成部分和積極向上的正能量。我們所提出的建議中的“友礙者”所需要的,就是能夠按照自己的身心特點活出最好、獨有的自己。成就他們,是對社會的貢獻。

  建議從殘疾人聯合會這一群團組織自身開始逐步完成這一稱謂在中國的演變。開始時,可以舊稱即殘疾人與新名即友礙者并用而以舊稱為主,在括號內加新名即殘疾人(友礙者),逐步改為以新名為主在括號內加舊稱即友礙者(殘疾人)。全社會關注并加大宣傳力度,在若干年后完成完全轉換。必要時可以以立法的形式固化新名。希冀盡早去掉“友礙者”稱呼的雙引號,而成為一個平和、平等的正常稱呼,而非帶引號的專有名詞。

 

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3536號建議的答復

范鵬代表:

  您提出的關于改稱“殘疾人”為“友礙者”的建議收悉。您的建議,既有歷史追溯、又有現實論證,既有國外專家的論述、又有國內學者的闡釋,既有理論論證、又有現實佐證。我們已經按照程序要求列入工作計劃。經研究,現答復如下:

  一、關于“殘疾”概念的演進和使用情況

  “殘疾”概念是一個歷史演進的過程,彰顯了社會的進步。20世紀80年代,隨著中國特色殘疾人事業的興起,自古以來的“殘廢”一詞被“殘疾”所取代,這是我國關于殘疾人理念的一次根本性改變。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文明程度的提高、國際殘疾人理念的傳播,確有越來越多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專家學者、殘疾人工作者、社會組織的代表和殘疾人及其親友,從殘疾人社會模式理念出發,提出“殘疾”這個稱謂的局限性。

  您在建議中表示,“殘障” 一詞表達的是“個體差異()+外部障礙”,而外部障礙包括社會環境和負面態度;“殘障”是不斷演變的社會構成,體現的是一個從強調個人缺陷的絕對性然后施以糾正或補償,到逐步開始客觀全面地思考在社會框架下功能的局限最終所能呈現的綜合結果,以及這種結果在個人和社會兩方面的體現的過程。然而我們也注意到,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對殘疾的英文表述是“persons with disabilites,對殘疾人采用的是開放性的定義,根本的目的是要消除“基于殘疾的歧視”。同時漢語《說文解字》對這幾個詞的解釋分別為:殘者,傷也,不健全的、不完整的,殘缺;疾者,病也,輕輕的病;障者,隔也,阻隔交通的山峰,阻礙。這些詞本身都沒有歧視的涵義。“殘疾”強調的客觀存在,是身體的一種客觀狀態,偏重于醫學。“友礙者”這個概念在體現社會態度上有積極意義,但也存在概念特征不明,適用人群范圍擴大的問題。

  此外,“殘疾人”是一個法律概念。199012月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正式使用“殘疾人”一詞;2008年修訂的《殘疾人保障法》繼續使用“殘疾人”一詞。“殘疾人”是我國官方語言的標準用語。這一詞語的改變也涉及法律問題,會帶來諸多影響。

  二、下一步工作安排

  正如您在建議中所說,稱呼之變包含著人類文明的變遷。使用不準確、過時的、負面的詞匯來描述殘疾人會無形中影響人們對殘疾人的看法,產生難以預料的“看法障礙”。但是,一個群體名稱的改變,涉及諸多問題,非一朝一夕之事。多年來,我們一直在關注這一問題,曾組織有關專家進行專題研究,并在線上、線下針對“殘疾人”稱呼開展了調查、研討和座談。

  下一步,我們將繼續加強研究,征求國務院殘工委其他部門意見,聽取各界專家和社會各界的意見,認真探討“殘疾”概念的內涵、外延及采用何種表述的問題。您的具體建議,我們將予以認真考慮。不管使用何種表述,我們都將努力消除基于殘疾的歧視。

  衷心感謝您對殘疾人事業的關心和支持!

  

  中國殘疾人聯合會

  2018817

甘肃11选5开奖历史记录 百变qq下载破解版 竞彩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揭秘 4张看牌抢庄技巧 名仕国际棋牌官网 2017北京pk10直播视频 福建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 买六肖稳赚期期公开 赌龙虎稳赢法 快乐十分助手软件下载